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毛泽东在庐山的故事(1)
作者:新浪  文章来源:新浪  点击数3035  更新时间:2008-8-2 16:58:04  文章录入:admin  责任编辑:admin

毛泽东在庐山的故事(1)

毛泽东在含鄱口小憩(1961年)
毛泽东在庐山的故事(1)

毛泽东在180号别墅看《庐山志》(1961年)
毛泽东在庐山的故事(1)

毛泽东、江青在含鄱口眺望山景(1959年)
毛泽东在庐山的故事(1)

毛泽东在牯岭散步(1959年)

  文/兆 言

  1959年、1961年两次庐山会议,我协助方志纯副省长负责会议警卫工作,几乎每天都与毛泽东主席见面。当时正值盛年的我,于今已是耄耋老人了。翻阅会议期间的老照片,毛泽东在庐山的故事,又浮上心头。

   先看《庐山志》

  1959年6月30日晨,我随方副省长站在180号别墅(即美庐)门前迎候毛泽东主席,心情十分激动,虽说担任警卫工作多年,现又在省公安厅警卫处处长岗位上,但毕竟是第一次接待毛主席。公路上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,一辆黑色的吉姆车开进了庭院,魁伟的毛泽东走下车,与迎候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一一握手。他环视了一下花木扶疏的庭院,晨光中并未在意岩石上镌刻的“美庐 蒋中正”字样。当我介绍该别墅的历史背景时,他才饶有兴味地再下楼观看美庐石,并戏谑地喊了一句:“委员长,我来了!”逗得大家都笑了。

  也许是希望更深入地了解庐山,加之又有每到一地先看志书的嗜好,毛泽东坐在沙发上,看起了庐山图书馆送来的一套馆藏吴氏《庐山志》,不时在志书颇宽的天头上作详尽的眉批。

  看完《庐山志》,毛泽东临窗铺纸研墨。有顷,笔走龙蛇,一气呵成写完了《七律·登庐山》。只是原稿的颔联与正式发表的有一句不同:正式发表的是“冷眼向洋看世界,热风吹雨洒江天”,原稿是“冷眼向洋看世界,热肤挥汗洒江天”。此诗发表后有一种传说,即首联末句“跃上葱茏四百旋”中的四百旋不是约数,而是确数。据传一路登山所历的399个弯道,是他老人家亲自用火柴棒记数确定的。

  传说毕竟是传说。实际情况是那天天气特别晴朗,周围景物的能见度非常高。颇具诗人气质的毛泽东,摇下驾驶室的窗玻璃,探首在登山公路上环视,不时向车上惟一的知情人——司机小高询问这路转景移的登山公路到底有多少弯道?小高多次登山,曾经数过,告知四百有余,四百旋由此得来。

  含鄱口与黄洋界

  毛泽东在庐山所摄的照片,最多也最令人神往的是姿态各异的含鄱口照。其中有站姿、坐姿、正面、侧影;有席石凳而坐的,有端坐藤椅上的;有以汉阳峰为前景的,也有借鄱阳湖作衬托的;还有一张与夫人江青坐在一条石凳上的合影。

  毛泽东十分喜爱含鄱口,每每紧张工作之余,就轻车简行奔赴含鄱口极目湖天,寄情广袤,遥望湖间状若绣鞋的湖心岛兴趣盎然。他曾向我问过这只“巨鞋”有多大?绕鞋湖水有多深?

  毛泽东喜爱庐山含鄱口,与他喜爱井冈山黄洋界是一脉相承的。两者都以视野开阔著称。1965年毛泽东重上井冈山时,也是我随同警卫,乘车从茅坪到茨坪他一路都未下车,即使车过八角楼,也只隔窗眺望一番。独有车临黄洋界才招手停车,健步奔壑口驻足环视,回宾馆就写下了《西江月·重上井冈山》。词中句“可上九天揽月,可下五洋捉鳖”与《七律·登庐山》诗中句“冷眼向洋看世界,热风吹雨洒江天”似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推 车

  我记得毛泽东亲自在庐山上推过车。

  那是一天傍晚,登山公路上,一辆专给大会拉生活物资的中型卡车,全速行驶在薄暮中。司机开足了马力往前冲,就在车即将冲上高坡时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车轮在原地打了几个转,倒退着溜了一段,就熄火不动了。

  正在他焦急顾盼的时候,我担任警卫的主席车队开来了。前面的开道车刚过去,毛泽东乘的那辆车的司机老顾和我都认出了抛锚的是会议生活车,正欲张口时,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车窗里传出:“停车!”车停后我赶快下车给毛泽东打开车门,他下车一面招呼随行人员帮助推车,一面径直往中型卡车走去,加入推车的行列。

  中型卡车缓缓向坡上移动,热泪盈眶的中型卡车司机从驾驶室伸出头来,只见毛泽东正一边上车,一边向自己挥手告别。

  游 泳

  青年时代就立志“会当水击三千里”的毛泽东,两次庐山会议期间,游泳自然成了常习的必修课。

  毛泽东一惯喜欢在大自然中游泳,不愿意在游泳池中划水。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,在庐山电站大坝的上源水库嬉水。1961年庐山会议期间,芦林大峡谷中垒起了面积比电站水库大的人工湖——芦林湖,毛泽东在山上游泳的天地就更加广阔了。

  每天午后,只要不下倾盆大雨,他是定要下水游泳的。毛泽东游泳非常放松,尽管周围有许多人伴游,他依然自由自在的憩游在湖光山色之中。一会儿侧泳,一会儿仰泳,一会儿踩水前进,一会儿将身子浮在湖上漂流,任潋滟的波光轻漾、抚摸,似乎进入了一种忘我之境。他还有一手绝技,可半躺在水上抽烟,边抽烟边无拘无束地与人交谈。

  提倡到大江大海中搏击的毛泽东,免不了要忙中偷闲驱车下山去长江畅游。一次去长江游泳,安排迎接毛泽东上山的司机小高开吉姆车送他下山,我随车警卫。眼看还有1/3的下山路,怎么小高老是空挡滑行,车速却又挺快,好在是单线行车,不会车我也没说什么。吉姆车将毛泽东送到长江边,小高才舒了一口长气,悄悄地告诉我车煞在半山上失灵,开始有点慌乱,偷眼看主席那么沉稳地端坐着,心也就定下来了。但这事我现在想起来还后怕。
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