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父亲朱培德在庐山(2)
作者:新浪  文章来源:新浪  点击数2665  更新时间:2008-8-2 17:05:21  文章录入:admin  责任编辑:admin

父亲朱培德在庐山(2)

朱培德夫人和亲戚在洋街32号别墅庭院内休憩
父亲朱培德在庐山(2)

朱培德在其别墅溪边建的长15米,宽10米左右的游泳池中游泳(1935年)

  我们在“32号”新居度过了4个夏天。父亲来牯岭“休假”时,每天的生活多有一定的规律,几乎每天清晨要办两三小时的公务。较年长的子侄们也在晨间做学校的暑期作业,每晚由父亲或母亲检查。下午就几乎全在屋外活动,主要是游泳,父亲自己从不会水,过去在两广作战时曾落水2次,幸被人救起,所以有“怕水”之症。当游泳池完工后他就决定要与小孩们一起学游泳,特请了街对面俱乐部的一位老教练来教我们,一两天后父亲与孩子们就能浮在水上,“扑通扑通”地乱游起来,一两星期后就都能较平稳地游来游去。那时我母亲看
了很觉兴奋,也就跟着学会了。父亲觉得他终能革故鼎新除他有生惟一的“怕”,高兴之至。

  父亲如公务不太忙,会带我们步行出游。较远的景区,如黄龙寺、三叠泉、五老峰等地都是常去之地,需早出晚归。记忆最深的是,1935年我们在五老峰某峰顶上遇到的一位道人。他神情自若地站在峰巅旁突出的一条狭长的岩石尖端上,脚下是两三千尺深的山谷!他很精瘦,双目炯炯有神,皮肤呈棕色,长长的黑发披在肩背上。父亲后来与道人交谈,方知他是云游群山的“隐道士”,以天地为家,风云禽兽为侣,采壁上长的野菌及果蔬为食物,吸饮岩缝流出的泉水解渴。与道人辞别的归途中,父亲一路少言。次日谈起这奇遇时,他感叹不已。翌年我们再到此峰时,那位“隐道士”已不知去向。

  1936年我们在庐山时,父亲正在华南奔走,处理“两广事变”。有一天,我特别想念他,就写了我有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他的信,请他务必在我们下山前来休憩一会。想不到信很有效。一周后他来电说将抵牯岭。那天下午,母亲带着我们去牯岭边界,在登山路的最后一段等他。父亲按时在远处出现了,他信步登上石级,微笑着向我们招手。父亲瘦了不少,面色发黑,他说是在广东时晒黑的,在那里中过暑还未完全康复。他在庐山仅仅住了一个星期,游了几次水,去五老峰一趟后就偕同家人下山回南京。

  离山时,父亲万万不会想到,他就此与庐山永别了。

  (朱维亮:美籍华人,原国民政府江西省府主席朱培德之子,美国通用电器公司高级工程师)

  (本文照片由朱维亮和张雷提供)
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